“这么快就炼制好了?”墨玖抬眼望去,细眉微蹙,那双冷彻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微弱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每次洛清婉想要出去的话,都要通过这扇暗门,也就是要经过他的洞府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方便,墨玖就给她重新开辟出了一条道路,可以直接从丹房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只有洛清婉炼制出了一颗完美品质的丹药,才会从暗门来到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但这个丹药的丹方,他在一个月之前才给她,怎么这么快就炼制出来了?

    六年时间,洛清婉也彻底长成了一位少女,乌黑的秀发梳成马尾垂在脑后,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迈开修长的玉腿,从暗道里走进来,俏脸上带着一丝微笑,从红唇吐出轻柔的话语:“运气比较好,只尝试了三次,就炼出了完美品质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运气。”墨玖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看着洛清婉,视线从她身上平静的扫过,内心颇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他把这两姐妹都养的不错。

    可能是洛清婉会炼制养颜丹的缘故,她的肌肤比她姐姐洛清璇的还要光滑与白皙。

    有时候,判断一个人修为如何,还可以从颜值上来分析。

    因为修炼本就是全方面的提升,肌肤会愈发亮丽。

    而单从外表上看,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洛清婉的修为比洛清璇要高。

    想得有些多,墨玖思绪回归,对着洛清婉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掌: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清婉把手中的玉瓶递给墨玖,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他的掌心,她却再没有了以往的一丝慌乱与窘迫,稍作停顿,然后就很自然的把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墨玖打开玉瓶,一股淡淡的香气就飘了出来,他微微吸上一口气,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他当着洛清婉的面,把她炼制出的药液喝下去以后,她之后炼制的每一种丹药,味道都特别的清甜,完美符合他的口味。

    甚至有不少丹药是苦涩的,她也能在不改变药效的前提下,把味道变得很好。

    就连墨玖都只能大概猜测到洛清婉往丹药里加了什么,却难以确定,但丹药的完美品质足以说明它不会有任何问题,他就不去询问她了。

    而且值得一提的是,洛清婉炼制的丹药的气味很好闻,是一种香而不腻,也不刺鼻的味道,偶尔会特别想要闻一闻。

    在轻轻嗅闻了丹药一番后,墨玖再随意看了几眼,语气减弱了三分冷意,轻声道:“炼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得到夸奖,即便借助炼丹磨练出了沉稳性格的洛清婉,也依旧流露出了几分雀跃,双手背在身后,脚尖微微踮起,马尾也在一上一下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去炼制下一种丹药了。”墨玖伸出纤长的手指,对着洛清婉的眉心隔空一点,把下一种丹药的丹方传给了她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把玉瓶合上,就注意到洛清婉的表情失落下来,抿了抿嘴:“师尊,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吃的。”墨玖淡淡看着她。

    会吃,那就是现在不吃,而是之后再吃了。

    洛清婉的失落之色愈发浓郁,垂头丧气的模样像是被主人呵斥了的小狗一般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想看,他当着她的面吃下她炼制出来的丹药吗?

    墨玖微微摇了摇头,把玉瓶再度打开了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瓶子里的丹药倒入掌心,然后送入口中,缓缓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味道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轻抬下颔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洛清婉回到了暗道里。

    而不知道为什么,她行走的速度特别快,像是想赶快回到丹房里。

    直到进入阵法之中,她骤然长出一口气,在那里剧烈喘息着,整张脸庞已经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如果她再不快些进来,就要在墨玖面前露馅了!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脑海里还满是墨玖吃丹药的画面,粉红的薄唇微微张开一条缝隙,微仰起头来,露出寻常根本看不见的脖颈,雪白的像是姐姐给她带回来的雪糕一般,上下滚动的喉结泛着漂亮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师尊......”洛清婉低声道,声音都有些嘶哑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那颗丹药里加入了一滴她的鲜血......

    师尊吃下了蕴含着她鲜血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好似亵渎了自己内心中不可冒犯、神圣无瑕的信仰,带来难以形容的禁忌般快感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观察,就能发现洛清婉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,兴奋、激动之情几乎难以克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一只眼里的瞳孔突然化为了血色,嘴角勾起一丝妖异的弧度:“这种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洛清婉嘴角的笑意又忽然收敛下去,轻轻颔首:“很......很刺激。”

    刺激到她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坚守底线是个错误,她早就应该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想不想......”洛清婉眼里微微闪烁着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洛清婉猛地打断了‘她’,“想都不想要,最多做到这种程度,再过分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神情便在此刻冷了下来,唇角勾起一丝讥讽:“都做了这样的事,还在坚守所谓的‘底线’?你在把血液滴到丹药里的那一刻起,就不存在这个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洛清婉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,“明明是你一直在蛊惑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控制着你,让你把鲜血滴到丹药里去的?”

    洛清婉的表情微微一滞,语气弱了一些:“反正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是在‘她’的蛊惑下才做出的这种事,但最过分也只能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洛清婉轻笑了一下,“你就眼睁睁看着师尊跟别人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谁能和师尊在一起?”洛清婉神情平静,她不会再相信‘她’的话了,“师尊最喜欢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洛清婉咬着牙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笑你自作多情,无论是姐姐还是那个龙娥,师尊对她们的感情都远远超过你。”

    洛清婉眼里的瞳孔收缩:“胡言乱语。”但双手却不由得缓缓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是一直疑惑我是怎么死的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。”

天上人间娱乐送38 娱乐城注册送 大丰收娱乐充值 重庆时时彩开户登入 游艇会免费开户
msc44.com游戏登入 重庆彩开奖直播 申博现金官网支付宝充值 上葡京最可靠网址 拉菲2娱乐登录网址
极彩娱乐代理 澳门百老汇信誉良好 申博亚洲美女荷官官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网 天龙国际娱乐代理申请
棋牌60还能玩吗 大三巴游戏免费注册 澳门永利盘口代理 威尼斯人最新总站